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老婆玩了个老黑

老婆玩了个老黑

时间:2018-09-22 儿子的家教请的是一个美国黑人,人很老实,讲诚信,身高174至176之间吧,黑的发亮,身体壮壮的,是不是黑给人的感觉就是壮啊。
脸是圆圆的。
因为感觉他发音还比较準,儿子对他并不反感,很快就接受了他,有时玩,有时学点东西。
教了儿子一年多,老婆全职在家照顾孩子,我们夫妻性生活也很和谐,夫妻感情好,基本上无话不说。
有时玩一些性游戏,比如经常设计故事情节,我冒充送快递的,流浪汉,我的同学,她家的亲属等等,然后进屋来强奸她,或者让她来勾引我。
然后我用这个人的身份操她。
每次都是双方精疲力竭,软在床上。
或者看一些国内网上的换妻,或者3P之类的真实视频,然后用一个假鸡巴做道具,和她玩3P,再不然看国外的A片,黑男操白女,黑男操黄女或者性Party等等。
我们也买过一个黑棒工具,设置场景为黑人来干她,把她干服了。
这回,身边有了一个黑人了,我就经常用老黑和老婆开玩笑,说让她真的玩一回黑人的鸡巴。
提出这个想法后,每次做爱时,我都说一堆人的名字来操他,一提到老黑的名字,她的下边就收费的紧一下,我知道她可能走心了。
一次出差回来,晚上在床上老婆告诉我,你想的事我干了,我还很奇怪,问是什么事,她羞羞地说让老黑给干了。
我兴奋的不得了,急忙问过程。
她就说了一天儿子本来要上老黑的课,但学校临时有活动,在学校回不来。
老婆忘了告诉老黑了,老黑来了,老婆不好意思向他说对不起,并让进屋裏让他喝杯水。
老黑也没有客气,在客厅坐了下来,老婆那天也是临时起意,想起我们床上说的事了,就春心蕩漾了,有想和老黑发生关係的想法了。
把老黑让进来坐下后,先沏茶倒水,说两句话客套话。
但由于语言不太通,也没什么可说的,老婆的英语早就忘得差不多了,老黑的汉语也一般。
勾引一个中国男人很容易,一个眼神一句话可能就够了,但勾引一个外国人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。
老婆的大脑快速的运转,借着去厨房洗水果的时间不停地琢磨。
还一定要老黑主动动手,如果自己动手万一老黑不同意怎么办,还是儿子的外教,一旦传出去,后果很严重。
怎么才能表达这个意思呢?说话肯定表达不清楚了,只能用行动了。
老婆洗了两个苹果,切了半个西瓜,端上水果放在桌上后,老婆就去了卧室,换了一身清凉,低胸的一身衣服。
老婆把乳罩向下拉了一下,上衣也向下扯了扯,半个奶明显地露了出来。
走出卧室,老婆也坐下老黑的对面,把腰向下弯了弯,让老黑能够很容易看到老婆的大奶,老婆说明显感觉老黑眼前一亮,紧盯着她的奶,增加了老婆的信心。
老婆继续和老黑閑扯了几句,感觉老黑的眼晴一直死死的盯着老婆的乳房。
老婆故作大方的站起来,拿了一块西瓜递给老黑,老黑伸手要接时,老婆有意脚滑了一下,扑向了老黑的怀裏,老黑忙去扶老婆,老婆被扶住了,但是她的手却按在老黑的大腿根了,已经能够感觉老黑的鸡巴已经硬起来了,老婆用手轻抓了一下,能够感觉到鸡马的粗大坚挺,老婆没有马上起来,继续趴在了老黑的大腿上,手按着老黑的鸡巴有三四秒的时间,老黑明白了,抱起了老婆。
开始亲老婆的脸,两手摸起了老婆的后背,然后两手按在了两只奶上,老婆这时开始装傻,也不行动了,安心的享受老黑的激情亲吻和抚摸。
老黑开始把老婆的上衣脱了下来,乳罩解开。
两个奶子在老黑的手下不断地变形,老黑的手有点重。
略有一点痛,但老婆感觉快乐多于痛,也不吭气。
老黑又亲起了奶。
很用劲的吸,陌生人的刺激再加上老黑的刺激彻底把老婆的欲火点燃了,老婆开始回应,主动去解开老黑的皮带,脱掉老黑的裤子,抓起了老黑的鸡巴。
两手满满的。
老黑想在沙发上干,老婆指了指卧室,老黑抱起了老婆,冲进卧室就开干了,老婆说黑人的鸡巴确实不一样,老黑的那个真大,一定超过20cm,又粗,用一只手都抓不过来,进卧室后,老黑把鸡巴伸到了老婆的嘴边,平时给我都很少口交的她居然给老黑口交了,老婆的嘴不大,老黑的鸡巴只能放进前面的一部分,老婆只能含含,再用舌头舔舔,口交了五六分锺,老黑让老婆躺倒,就要开操,老黑开始根本不想戴套,但老婆很坚持,挡了几下。
就用了我床头柜裏的套套了。
套套小了点,不能完全罩得住。
但基本还可以套得上。
开干。
老婆说刚一插进去就高潮了,第一次老黑连姿势都没换,不停地干了二十多分锺,然后换了个姿势,又干了二十多分锺才射。
老婆最后说来几次高潮都不知道了,床单湿了一大片,身体都软了。
两人歇了一会,老婆光着身子出去给两个都倒了杯水,喝后老黑又让老婆亲他的鸡巴,老婆说当时好象脑子木了,只有性交这一个主题了。
反正不知为什么特别听话,实际上她挺讨厌老外下边的味道的,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不知为什么就想着让老黑高兴,就想着操B的事了.很快老黑又硬了,这次干了一个多小时。
然后把老黑送走。
老婆连晚饭都没力气做了,躺在床上,给儿子叫了一份外卖。
那天以后,老黑又向老婆表达了想操B的想法后,老婆感觉不安全,然后就给儿子的外教课停了,换了个白人女教师。
和老黑就玩了一次。
兴奋,当晚和老婆大战两场。
事后,我们做爱时经常提这个话题,谈起这个老黑。
老婆说原来网上说的外国人的鸡巴虽然大,但不硬是乱传的,这个老黑就硬得不得了。
体力更是惊人,能快速抽插一个小时。
我对老婆说既然感觉那么好,再找他玩一次呗,她说她对老黑又喜欢又怕又讨厌,喜欢他鸡巴大,能干,也怕他太能干了,把她下边干坏了。
另外她讨厌他的体味。
老婆这个老实本份人,从没偷过人,第一次下水出去偷人就偷了个老黑。
老婆和老黑事件后,做受时我经常问老婆,把那个老黑找过来,再干妳一次怎么样,每次都能感觉老婆下边的小B一紧,把我的鸡巴箍的更紧了。
抱紧我,疯狂地动,并喊着,老黑,用妳的黑鸡巴干我,用劲干。
妳的鸡巴真大,真硬,等等粗口。
疯狂的抽插发射后,我瘫软在老婆的身上,老婆抱着我不让我的鸡巴出来。
良久,鸡巴软后滑了出来。
老婆才放开我。
我们经常在床上交流这件事。
我说妳还想被老黑操一回吗?  老婆说想,而且特别想,老婆说她上回玩虚脱了,玩疯了,那个兴奋劲是进入骨髄的。
但又怕被老黑缠上,家裏经常出入一个黑人邻居会有说法的,而且她还有点讨厌他的体味。
尽管做爱疯狂时没有太在意,但做完爱后那种体味特别大。
所以不想再发生关係了。
我说那妳怎么不删老黑的微信和电话,我看他依然是妳的微信好友。
老婆调皮的说,万一哪天想开了,有需要呢,得留一个后手。
我说给他发个微信,联係一下哪天吃顿饭呀,把他发展成长期炮友也不错,毕竟是留学生,毕业后要回国,不怕被缠上,而且做爱又舒服,除了有体味外,作为炮友没有其它不利条件。
但老婆很坚持,最后作罢。
上个星期,和老婆说我们去良子做按摩呀,我的卡上还有好几千呢,老婆高高兴兴的和我去了。
选择了一个叫做热石的项目。
两个人要1598呀,心微痛。
我故意放大音量对值班经理说:「给我老婆找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呀。
」  老婆的脸一红,用手掐了我一下。
进了房间,条件很好,单独的大房子,带洗手间,单独的淋浴。
条件很满意,感觉到钱花的有点值了。
值班经理说:「妳们先洗澡,换好我们的衣服后叫技师就可以了。
」  和老婆洗着鸳鸯浴,拿着鸡鸡顶着老婆的屁股,老婆感觉已经很进入状态了,下边已经有水分泌出来了。
把鸡巴插入,干了几分钟,没有射精,分开后擦干,换上一次性内裤,穿上良子宽鬆的外衣,叫进来了技师。
我的技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村姑,除了年轻之外,并无可取之处。
给老婆做的小伙子倒还不错,个子176左右,长的挺壮的,脸也不招人计厌。
房间内本来有三张床,我睡在了最裏边,让老婆睡在最外面,中间我放置了没有挂到墻上的我和老婆的内衣。
开始时一切正常,大家都没有说话。
过了一会,我听到了老婆的声音有点重,我用眼晴的余光瞟了过去,房间的灯光有点暗,看不太清,那个小伙子好象在按老婆的大腿。
我一下就明白了,那个家伙在玩弄调戏老婆,我装着睡觉,没有动,但余光一直瞟着那边。
后来感觉小伙子的手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停留的时间很长,十几分钟后,小伙子说:「姐,妳凉吗?我给妳拿条被子吧。
」  老婆应了一句,「好。
」  小伙子从身后的柜子裏拿了条被子搭在了老婆身上,剩下的我就看不到了,衹是感觉被子在不停的动。
小伙子后来可能感觉不好意思了,毕竟身边还有另一个女技师和我,程序还得往下走啊,然后又开始按手,臂,头,翻过来按后背。
因为有被子挡着,再有就是给我做后背趴着时,很多动作都没有看到。
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结束了,女技师和我说:「先生,时间到了,服务结束了。
」然后就退出了屋子。
那个小伙子却对老婆说:「姐,还有几分钟,我看妳的腿有点静脉屈张,我再给妳按按。
」  老婆嗯了声。
那个小伙子就又对大腿下功夫了,我感觉到老婆的呼吸越来越重,已经有哼哼声了。
大腿根部位的被子动的特别厉害。
后来听到老婆「啊」了一下,我故意问老婆,「怎么了?」  老婆说:「这个地方按的有点痛。
」  小伙子说:「姐,时间也到了,我就走了,我是29号,记得下次来叫我呀。
」  老婆说:「好。
」  小伙子转身对我说:「先生,妳们再休息一下,可以再免费休息两小时呀。
我先出去了。
」然后退出了门。
我不等老婆起来,直接扑上去了,扒掉外衣,扯掉裤子,一手抓奶,一手摸B,下边洪水泛滥了。
挺起硬了半天的鸡巴,一插到底。
老婆再也忍不住了,大叫,「用劲操我,我需要鸡巴,用妳的鸡巴狠狠地干我。
」  我一边干一边问,「刚才发生了什么?」  老婆告诉我说:由于刚刚我们已经干了几下,再加上我又给她叫个小伙子,她心理就已经进入状态了。
开始时那个小伙子给她按大腿,但经常用手有意无意地摸她下面一下,但速度很快,让人感觉是无意的,也就不好说什么了,但后来摸的次数越来越多,力量也不逐步加大。
老婆感觉到很舒服,也就不说了,乐得享受。
但那个人胆子越来越大,拿来被子盖上后,直接把手放在了阴蒂上,快速不停的按,磨。
也就十几分钟就把老婆按到了第一个高潮。
然后小伙子接着向上按手臂,想摸老婆的奶,但一摸老婆就挡不让摸,小伙子就做罢了。
最后几分钟,又转回了正面,小伙子这次把手指都插进老婆的B裏了。
也就也分钟,老婆就不行了,最后高潮时老婆没忍住,叫了起来。
我说:「我就是29号,我来操妳的骚B好不好?」  老婆抱着我的腰说:「29号我要妳操我,操死我吧,用劲操。
」  十分钟后,一泻如注,洗了洗后,结帐走人。
按摩事件后,我和老婆性致大增,中间出差几日,但兴致未减。
晚上和老婆做完爱后聊天,谈起了鸭子的问题。
我说现在听说北京有不少鸭店,专门为少女少妇和中老年妇女开的,我们哪天可以去试试,老婆说真的假的,不是开玩笑吧,我说当然是真的,你如果想去我联系一下我经常去ktv的妈咪,那个妈咪经常和我讲她们和她下边的小姐经常在前半夜在她们的ktv场子里陪男客人,送走客人后,再去鸭店去玩鸭子。
价格很便宜,鸭店一般和量贩ktv混在一起,外面量贩,里面就是鸭店。
总体非常安全。
老婆听完后没有吭气,但我能看得出来,她的心已经是庠庠的了,虽然没有说出来,但我想她是同意了,只不过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,或者不想当面向我表达出她的色心和淫蕩。
说动就动,第二天中午打电话给妈咪白姐,公司一般有去ktv的应酬都是去白姐那,因此作为白姐的老客户,她当然表达出了足够的热情。
我和她编借口说,有一个女客户过来,我想好好招待她,除了吃饭送礼之外,还想带她去找个鸭店玩一下,这也算一起嫖过娼了,感情肯定会更上一层楼的。
白姐说好啊,你是在我这玩还是直接去那个少爷场玩,少爷场一般都是后半夜场,十一点半才上班。
优点是人多,但环境一般。
我这个场子只能给你叫来几个鸭子来,从这几个中进行筛选,但安全性高,环境好,万一看中了直接可以上楼开房(白姐的场子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ktv)。
我想,还是选那个少爷场玩去吧,这边的人熟人多,万一传出去就不好了,直接要来了对方所谓男妈咪的电话,夜里九点打电话订房,说是白姐介绍来的,留间房,对方对白姐很在意,非常客气,能听得出来,白姐经常过来,看来做性行业的女人也是空虚的。
老婆有点小紧张,在家里走来走去的,不知道乾什么好。
我开玩笑说,就那么想玩鸭子,沉住气,一会想选几个鸭子就选几个。
老婆羞恼,冲上来用拳头打我,两人闹了一会。
十一点出发,距离不是很远,很快就到,一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在门前等,好象称呼孙经理,原来是一个地方音乐学院毕业的,学的是舞蹈专业。
参加工作后在一个中学当体育教师,钱不够花,再加上一个前辈的指点。
以身材好,小白脸,舞技很快在鸭场站住了脚根。
并很快走到了前台,当上了“男妈咪”。
把我和老婆带入了房间,走的过程当中,感觉场子还是很大的,可能有五十个以上的房间,或者更多。
房间基本都有人,可见男妓服务在京城的市场开拓的真好啊。
场子装修不是很高端,不是高档会所。
走廊里男男女女出入的人很多,中间过程中看到了两个所谓的少爷大队,从身边走过,真是开眼呀。
我和孙经理聊了几句,并和他说,第一次带客户过来,不知道怎么玩,也不知道规矩。
请他介绍一下。
孙经理说,由于是白姐的客人,让我们放心,这里绝对安全,而且放开了玩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就向咱们男人在ktv里一样,并说了一下具体情况和消费水平,考虑到各取所需,场子里面鸭子和鸡都有,但以鸭场为主,鸡的质量相对较差。
平时场子里的鸭子一共有100多人,场子正式开业时间为十一点半,每天虽然从十点多开始接客,但大多数鸭子都是十一点半左右到。
尤其是所谓的优质鸭。
房间一个中包500元,质量好的鸭子要挂个牌子的,需要付300元小费,不挂牌子的付200元小费。
小姐小费统一都是200元。
鸭子可以随便摸并要求他做一些事,只要不是真刀实枪的乾,怎么玩都可以。
我对老婆说,姐姐,出来玩就放开了,我们就当过来开眼来了,经理也说了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想找几个就找几个,老婆点了点头。
我对孙经理说,那就上人吧。
上果盘,酒等就不再多说了,五六分钟后,孙经理带来了一队男人走了进来,二十几个壮小伙分两排这么一站,很成规模。
视觉冲击很大。
我扫了一圈,看除了有两个人长的有点差之外,其它基本都是二十几岁,身材较好,身高也都可以。
应该说放在人群里感觉都比较帅。
我转身看老婆,老婆头有点微低,不敢和这些人直视,我心里感到好笑,都到这里了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问老婆,姐姐怎么样看上哪个了,老婆低着头说,你帮我找吧。
我答到,这个可不能代替,男人和女人的角度是不一样的。
虽然灯光有点昏暗,但我能看到老婆的脸红了。
低骂了我一句讨厌。
但一直也不说看上哪一个了。
我对孙经理说,让他们先出去吧,再来一批吧。
孙经理一挥手,一帮小伙子一起喊了句祝您玩的愉快,退出了场子。
孙经理坐到了老婆身边,拉着老婆的手说,姐姐,没事,您别紧张,放开点,场子里的少爷很多,一会还有几十个人呢,您跟我说,您喜欢什么样的,我一会重点让这些人进来。
孙经理紧挨着老婆坐着,两手不断地摸索着老婆的左手,老婆的脸红的更彻底了,更不说话了。
孙经理又接着说,姐姐,很多人第一次来这里都象您是这样,不好意思,实际上没什么,我们平时接待的人特别多,对性这个问题应该看得开一点,性不只是男人的需要,女人也有需求,昨天来一个大姐50多了,玩的最疯,叫了3个少爷,最后把几个少爷都给扒光了,还把鸡巴也给亲硬了。
最后所有人都光着,她让两个少爷一人亲一个奶,另1个人少爷给她亲下边。
孙经理说的眉飞色舞,我听的鸡巴直顶裤裆,老婆估计也听的动了情,我突然发现孙经理的右手已经挎在了老婆的腰上,左手放在了老婆的大腿上,老婆去没有反应。
孙经理接着说,您既然来了,一定不要不好意思,一定要挑一个可心的,如果不确定,就多挑两个,十分钟内可能退人。
老婆这才羞羞地答到,最好要一个身材高的,匀称的,皮肤白一点,爱笑的。
孙经理答道,姐姐,只要您有标準,我马上去给您找。
说着就站了起来,起身的时候,抱了老婆一下,并且贴了一下脸。
我都感觉一惊,生怕把老婆惊到,忙着看老婆,谁知老婆还回应抱了他一下。
老婆这个良家妇女什么时间变得这么淫蕩了,而且那个孙经理胆子也有点太大了,不过真佩服他的沟通能力。
孙经理出门后,我靠到老婆身边问她,老婆你準备找几个呀,老婆说就找一个呗,我答不行我们也学孙经理说的那个老女人,给你找3个人来玩,一次玩个够怎么样,老婆斜了我一眼说,只要你能接受,我愿意享受呀。
几分钟后,孙经理以带了一队人进来,孙经理这回工作很到位,一个一个介绍,第一个房产中介,第二个是转业兵,第三个是北京体院的学生,等等,介绍完后老婆仍然没有说要找哪一个,孙经理坐在了老婆身边,仍然一手搂着老婆,指着第三个对老婆说,姐姐,第三个是体院的学生,身体也好,性格也开朗,还敢玩,选他没错,老婆没说反对,也没说同意,孙经理忙着说,小庆,过来,照顾好姐,其它人撤。
小庆坐在了老婆的右边,小庆182左右,穿着黑背心,两块胸大肌特别明显,形容他高大威猛一点都不过。
小庆很会来事,坐下后就给老婆倒酒,拿水果,孙经理说姐姐,我给你安排的人一定让您满意,你可以摸摸他呀,老婆不好意思伸手,孙经理抓起老婆的手腕,去摸小庆的胸大肌,老婆有点羞的闭上了眼,孙经理可能感觉逗老婆很好玩,摸了两下手,直接拉着老婆的手去摸小庆的大腿,老婆没在意,手直接按在了小庆的鸡巴上了,老婆忙抽手,嗔着伸手去打孙经理,孙把脸迎了上去,手轻轻落在了孙经理的脸上,孙经理顺手又抓住了老婆的手,伸向了自己的下体,说,姐姐,你是不是嫌小庆的鸡巴小,你看我的大不大。
手被强按在了孙经理的鸡巴上了。